沈幽

#二次#

我们仨看完了,觉得钱钟书可萌,杨绛有点儿娇,阿圆太懂事了。后来文革的时候觉得真是不容易,活的小心翼翼。再后来圆圆死了,钱钟书次年也死了。我们仨散了。😚


#关系#


1.全家这个关系魔性的就跟我俩性格一样。

2.扩了全家之后没再扩过关系,人一问扩关系吗抱歉不扩这儿满了。

有全家任性。

3.没事儿跟你比帅,好吧我承认你帅可跟我比还差了那么一点点。

4.全家有点儿傻有点儿蠢。

5.全家弧长没事儿咱弧着聊。

6.全家时差狗没事儿晚睡早起通宵啥的是哥专长,荣获一等奖。

7.忽然想起来之前叫你宗宗你反抗未果就叫我沉沉。

8..宗宗写字儿特好看,我换个圈名他给我个手写,可棒!

9.其实我就想说。

10.宗宗哥想你了。


#END#

暗搓搓的发在lofter上知道你看不见。怂就怂了。


诀别诗

 

 1.女子身着红底金鸳鸯嫁衣,头戴金簪步摇,不施粉黛的脸苍白的有些病态。他站在山顶古桃下,手中攥着一方绢帕。

那年,山上桃花稀疏,独他绽的绚烂。

而今,山下一片粉色烟霞,唯山顶这棵老桃树,一花不发。

她在树下站了很久,很久。


那年的山荫,石径,春雨,落花。


2.院子里,男人手中一柄长枪耍的出神入化。额头上豆大的汗顺着脸颊流进颈窝,衣衫汗湿了一大片。她缓步上前递上一方绢帕。男人将枪递给小厮,接过方帕笑笑,“听花娘说今年山后桃花开的稀少,唯山顶一株古树开的极盛。”女子抬手给人理了理衣襟,笑道“既如此,怎可辜负?”“好,在此等我,我去换身衣裳便来。”


3.山间,他身着素白长袍步伐稳健;她提着裙摆香汗津津。他看着她红扑扑的脸,这世间最美的容颜。


他看着她爬上最后一级石阶,牵着她坐在老桃树下。

他起身摘下一朵桃花为他别在鬓边。

轻风徐送,落花满肩头。

他望着山下对她说,“起风了,要下雨罢。”


山腰间飘着细雨,他撑着油纸伞走在她身旁。



4.“将军,前线告急,皇上命你即刻入宫。”

   “且容我更衣。”


    “参见皇上。”

    “立刻领三千精兵突围,务必在半月内解除敌军封锁。”绾

    “陛下,边关遥远,骑兵尚且需十五日,何况…”

    “那便领三千骑兵。”

    “臣领命。”


将军一身戎装,骑一匹白马在队伍最前方。

城门口的女子撑一把油纸伞,未绾起的长发被风吹散。


他翻身下马,她上前一步将他罩在伞下。

“你回去也该绣件喜服了。”

“好,红底鸳鸯花,你穿一定好看。”

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我让人拾了落花,做了一坛桃花酿埋在老树下,明年花发,我们便去饮酒赏花。”

他没有回答,翻身上马,马鞭空甩了几下。

唰。

唰。

唰。


5.她撩起裙摆坐在树下,怀里抱着一件大红喜服,红底鸳鸯花。

   “喜服我做好了,之前说的,红底鸳鸯花。”

   “酒酸了,花也没来,可这景致也不错。”

   “过一会儿我们去山腰采些花,酿些桃花酒,埋在老树下。”

    “每年我们都可以酿,酿十坛,一百坛…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起风了,要下雨罢…”

 


   

她展开那方绢帕,帕上血污已将字迹模糊。

只知是诀别诗,似是两三行。


老公只在片头片尾出来一会儿心塞!我要老公!